当前位置:首页 - 第3页

置顶2024年网站还能做吗?2024还有什么可以操作的网络项目

发布 : 小白蜀黍 | 分类 : 手机赚钱 | 评论 : 0 | 浏览 : 302次
2024年网站还能做吗?2024还有什么可以操作的网络项目

2024了,小白蜀黍很久没有写过文章了,今天也写写吧。说实话,从几年前网站域名被污染以后,自己也就没什么心情做网站了,因为总感觉这件事光靠个人来做已经做不大了,也没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了。随着这几年搜索进一步对小站点的收缩,也看到越来越多的站长朋友离开了做网站这个赛道,准备到其他赛道试试。看到大家的离开,自己也不禁感慨:“确实,网站没有多年以前那么好做了。”相比之前不好做了,原因有三个:一个是项目少了,几年前那些可以躺着赚钱的项目不多了,带来的变化就是收益少了,赚快钱的机会少了,对很多人来说就没什么兴趣了。二是监管严格了,可以操作的空间少了,就网站来说,之前很多的关键词可以写,现在写之前还要斟酌斟酌,写了会不会违规,域名会不会被墙被污染啥的,搜索也只关注自家的产品了,很少会青睐中小站点。三是越来

12月21日

流淌的枫情

发布 : 小白蜀黍 | 分类 : 小白分享 | 评论 : 0 | 浏览 : 219次
流淌的枫情

那个周末,风和日丽,神闲心清,我们相约德保红叶森林公园。重峦叠嶂,树浪起伏;枫林湖岸,梦幻水天;红叶题诗,碧波含情。那是我们心中的所想、所幻、所往。特别是能听枫语细诉,能与栈桥合影,欣赏眼前美景,追忆似水流年,那更是我们出发的理由。为了能吃到作登街上那一碗鲜香满口、细腻爽滑的自蒸卷筒粉,我们不走高速,不走二级,坚定地绕道摩天岭。摩天岭,作登瑶族乡海拔最高峰,崇山峻岭,名副其实。那里是红枫的家乡,如果给那条路推选一种路树,那么枫树一定是不二的选择。在那条路上,只要你停在任何一个地方,或远或近,总能看到枫树那熟悉的影子。所以去德保看红枫,走摩天岭,是过门,是预热。每次走那条路,我的心中都会自然想起鲁迅先生的“世上本来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”这一通俗而深刻的名言。我的眼前总会浮现着我们的先

12月20日

我们提着过去,走入人群

发布 : 小白蜀黍 | 分类 : 小白分享 | 评论 : 0 | 浏览 : 205次
我们提着过去,走入人群

年少的光阴肆意流转,好似昨天一般,缓缓的拂过面容,但其实已经过去了好多年。院子里的墙皮早已脱落了一大片,由于风雨的侵蚀,儿时的涂鸦早已没了痕迹,巷子外的小树早已参天,它可能比我更怀念以前,好像大概我已经离我的童年很遥远了,远到记不清那特别的午后是在夏天还是秋天。小时候的光影浮现在眼前,是某个夏天的午后睡不着,就这样静静地趴在窗台上。只有缓缓移动的几片浮云,阳光耀眼炙热,我的小手挡不住眼前的万丈光影,太阳的光线照射在门前的巷子里,连空气中的灰尘都在飞舞,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……是某个春天,风中还夹杂着冷意,云比天高,放学后就放下书包夺门而出,后面跟着妈妈那句一会回来吃饭。是某个秋天洗澡多挤了沐浴露,去到朋友姥爷的田地里,一只紫色蝴蝶落到我的手上,就停格的那三四秒,在我心里开出了一个欣欣向荣的春天

12月19日

白雪三千为君扬

发布 : 小白蜀黍 | 分类 : 小白分享 | 评论 : 0 | 浏览 : 148次
白雪三千为君扬

那年之后,昆仑再也没见过如此大的雪。那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,静得出奇,像是全世界喧嚣都被雪掩埋了。雪轻轻地,落在树干上,落到台阶上,落到昆仑的头发上。昆仑的头发也是白的和雪一个颜色。怪病的蹂躏使年岁过早地占领了昆仑的头顶。他有一头白发,但他才18岁。昆仑厌恶自己的白发,这头白发挥霍着家里的钱财,却顽固不化,是家中最不堪的角色。他喜欢下雪天,他可以站在雪中,自欺欺人地把自己的白发藏匿在雪里。新搬来一户邻居,那家的女孩有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。每次看到她,昆仑都会生出嫉妒,甚至恨意。他恨自己的白发,恨它随时会像利刃一样夺去他的生命。当他看到女孩自信地生活时,他甚至感到惭愧。那场大雪下了好久好久。昆仑想,从那之后,这座城市再没下过如此大而冗长的雪。医院雪白的墙壁和雪白的窗帘,都带着浓浓的消毒水味。昆仑轻

12月18日

水乡冬雨

发布 : 小白蜀黍 | 分类 : 小白分享 | 评论 : 0 | 浏览 : 145次
水乡冬雨

这是入冬后的几场冬雨,忽下忽止,雨点也一会大,一会又细如牛毛,又像是秋雨绵绵。但它不是春天的绵绵细雨,因此算不上贵如油;它也不是秋天凉冰冰的细雨,因此不能说一场秋雨一场寒。这是江淮农历冬月的暖暖的、柔柔的、绵绵的、蒙蒙的细雨!对,里下河水乡的冬天下雨了。难怪明代诗人卢龙云这样描写水乡的冬雨:“三冬无白雪,细雨滴空阶。宛似乡园外,荒烟傍水涯。”四季轮回,水乡春夏秋冬的雨都有它的落姿和情调,春雨缠绵悱恻,夏雨滂沱淋漓,秋雨萧索沧桑,冬雨则浑厚深沉。是的,水乡冬雨没有春雨的温暖,少了夏雨的热烈奔放,也没有秋雨的空灵,而水乡的冬雨却荡涤几多纷扬的尘埃,湮没几多都市的喧嚣,抑制多少人心的浮躁……我喜欢水乡冬雨,喜欢在水乡冬雨中细细品味季节的韵律和感悟。再有十几天,元旦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。此刻,我漫无目

12月17日

看不够的“小人书”

发布 : 小白蜀黍 | 分类 : 小白分享 | 评论 : 0 | 浏览 : 153次
看不够的“小人书”

近日,在老屋整理旧物时,无意中在我的书柜顶层发现了一大叠得整整齐齐的连环画。泛黄的封面,卷曲的书页,再次见到这些被儿时的我视如珍宝的连环画,记忆的阀门瞬间被打开。小时候除了课本,能供课外阅读的书少得可怜,而连环画的种类就很多很多了。在那个黑白电视都不曾普及的年代,一本本连环画能让一本砖头厚的名著缩减成图文并茂、精彩迭起的便携本。那时候的连环画有巴掌大小有棱有角,里面大部分是手工绘制的黑白画,只在最下方留一指宽的地方写着配图的文字。这种连环画一般是一个独立完整的故事,也有分册分集的,也许是画多字少的缘故,那时都把这种书叫“小人书”。因为这种通俗画读物主要是给儿童看的,画上的是“小人”,看画的也是“小人”,因此得名。印象中,与“小人书”结缘,是在我刚上一年级的时候。那天,我一进教室,便看到班上一

12月16日

戏曲的种子

发布 : 小白蜀黍 | 分类 : 小白分享 | 评论 : 0 | 浏览 : 137次
戏曲的种子

童年的记忆里,打麦场上的麦秸垛是小伙伴们最好的游乐场,凉爽的夏夜里,垛顶上我们或站、或躺、或卧、或坐,有时看着星星,有时赏着月亮,各自说着自己的梦想,小香说:“我长大了要当老师,让学生都听我的话。”小菊说:“我长大了要当工人挣好多钱,买好多好看的衣服穿”。她们的理想我都不以为然。她们问我:“小芳,你长大了想当啥?”我笑着说:“我不说,你们猜去吧”。她们就去猜,猜了半天也没猜出来,其实,我内心早已埋藏着一颗作戏曲演员的种子。一个人的梦想不是空穴来风的,我对戏曲的梦想也许是遗传基因占有重要因素吧,父母十几岁因戏结缘,古装戏、样板戏都唱过,一唱就是二十多年,戏曲的种子也许是他们在我心中埋下的。农村人的日子有忙有闲,只要种上麦子,基本上地里的农活就告以段落了,一闲下来爸爸就带领业余剧团的演员们排戏,

12月15日

长大

发布 : 小白蜀黍 | 分类 : 小白分享 | 评论 : 0 | 浏览 : 141次
长大

那天中午我正在和母亲通电话,我们相互分享了近期的生活,快结束通话时她突然给我来了一句“你发现了吗?你长大了。”听到她这句话我一瞬间愣了神。“长大了”是十四五岁那个敏感无助的我最渴望听到的话,我不知道长大了是什么样,但我真的很希望自己能长大,成为一个不麻烦别人的人,这里的“别人”包括我的母亲。如果母亲的这句话是对十四五岁的我说的,我会狂喜。但对于二十多岁的我来说是多余的,我也不喜。“长大”“懂事”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是夸奖,是枷锁。以前的我需要那句“长大了”去寻找我存在的意义,去证明我不是家庭的负担,去获得母亲的关爱。现在的我觉得“长大了”是对我的限制,是对我的驯服,我已经不需要别人的一句“长大了”来证明我的存在没有错,我也不喜欢有人用这句话限制住我。我固执地和母亲辩解,像一个刚步入青春期的少年

12月13日

小巷油茶香

发布 : 小白蜀黍 | 分类 : 小白分享 | 评论 : 0 | 浏览 : 147次
小巷油茶香

入冬了,天冷了。我又想起小巷的油茶香味,就忍不住想去喝一碗。我原住鼓楼舒乐小区,西临阜阳市第八中学,东靠阜阳市第六人民医院,中间是一条深深的小巷,每到清晨、夜晚这里就摆满了小吃摊点。有卖小笼包子的、有炸油条的、有烙馍卖烧饼的,也有烤红薯、卖牛、羊肉汤的、还有卖格拉条、马湖豆腐脑的,我最爱吃的就是油茶。一碗油茶,两根油条,花钱不多,周身舒畅,关键是暖身润胃。清晨,天刚蒙蒙亮,透着月光、路灯,小摊点一字儿排开,吆喝声不绝于耳,我推开窗户,一股浓浓的油炸香味,刚起锅的肉包香、煎饼香、油茶香、说不出混杂在一起的各种饮食香味扑面而来,小巷上空炊烟缭绕,透过灯光清晰可见,像飘忽的云在上空盘旋,弥漫的香气随风而去。天大亮了,这里坐满了晨练归来,上学路过的孩子,匆忙上班的人们喝着油茶,吃着各种早餐。一晃10

12月12日

让鸡毛毽子飞

发布 : 小白蜀黍 | 分类 : 小白分享 | 评论 : 0 | 浏览 : 144次
让鸡毛毽子飞

记得,我读小学时,寒冬腊月的教室里不是一般的冷,即使关好教室的门窗,寒风还是丝丝从门窗缝里钻进来,教室内还是冷得要命。因为要安安静静地坐个一节课,那双脚啊更是插在了冰窟里似的,那滋味可真不好受。老师讲的什么,我们都无心听进去,因为我们已经冻得麻木了,脚也失去了知觉了。坐在瘸腿的木板凳上、趴在刻满字的课桌前,冻得手指头都捏不稳铅笔,眼巴巴地等着熟悉的下课铃响。下课铃声一响,老师说下课的话音还没落地,我们就像一群叽叽喳喳的麻雀轰地一下飞出了教室,安静的校园瞬间就沸腾了。即使空中飘舞着雪花,同学们也照样穿着母亲一针一线纳的“千层底”棉鞋在雪地里东蹦西跳。课间,同学们玩得更多的就是赶紧找一处有阳光的地方,这里一群,那里一堆,在教室前的场地上踢毽子。冬天穿着棉鞋踢毽子的感觉特好,无论是脚弓踢还是脚背踢

12月11日

雨送黄昏花易落

发布 : 小白蜀黍 | 分类 : 小白分享 | 评论 : 0 | 浏览 : 132次
雨送黄昏花易落

你不愿意种花,你说,我不愿意看见它一点点凋落。是的,为了避免结束,你避免了一切开始。宋高宗绍兴十四年,二十岁的陆游和表妹唐琬结婚了,一对璧人,才华成双。但在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的年代,陆母对唐婉非常不满,到后来终于逼迫二人离婚。后来,陆游依母亲的心意,另娶王氏为妻,唐琬也迫于父命嫁给同郡的赵士程。十年后,陆游满怀忧郁,独自漫游山阴城沈家花园。正当他独坐独饮,借酒浇愁之时,他意外地看见了唐琬及其改嫁后的丈夫赵士程。放下酒杯,陆游正要抽身离去,这时唐婉命下人送来一壶酒和她亲自做的陆游爱吃的四碟小菜,两行热泪凄然而下,一扬头喝下了唐琬送来的这杯苦酒。陆游在墙上提笔写下后世流传的《钗头凤》:“红酥手,黄縢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;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,错!错!错!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

网站简介 | 免责声明 |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